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江东去

逝者如斯,不舍昼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良心不过期  

2017-05-07 16:04:34|  分类: 语文老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shy66376《良心不过期》
小杨村有个小伙子,名叫大牛,家里只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娘,母子俩相依为命。大牛娘二十年前摔过一跤,落了个终身残疾,下半身就好像不属于自个似的,像石头一样僵硬,只有上身可以活动。大牛是个孝子,自从爹去世后,老娘就是他一手照顾的,每天做饭、洗衣擦身、端屎端尿,把老娘服侍得妥妥当当的,从来没有半句怨言。唯一让大牛堵心的,就是过三十了,还没娶上媳妇。因为啥?你想啊,谁愿意一过门,就做牛做马,服侍一个瘫在床上的老太太呢?这些年,来相亲的姑娘一看到大牛娘,立马吓得掉头就走,话也不肯再说一句了。

早几天,有个热心的媒婆又给大牛张罗了一个姑娘。这位姑娘来家里看了,大牛娘也见了,饭也吃了,看样子还挺满意。大牛正美呢,姑娘托媒婆把话传了过来,说她不计较有个瘫在床上的婆婆,可大牛家的房子太烂了,如果大牛能建两间楼房,她就愿意跟他过。姑娘还说,愿意等他一年。

大牛一听这话,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浇下,心里刚起来的那点希望一下又熄灭了。建两间楼房,少说也得两万块。这些年他挣来的钱,大多都花在给老娘看病抓药上了,银行里一分钱也没存,上哪去弄两万块哟?

这天,下了几天雨的天终于放晴了,大牛把老娘抱出屋外晒晒太阳,然后挽起袖子,把老娘床上的破被子、臭衣服什么的抱出去洗。老娘的席子破了一块,破洞下露出一张陈旧发黄的纸,上面还写有字。

大牛随手拿起纸,不经意地打开瞧了瞧。一看之下,他却大吃一惊:原来老娘二十年前摔那一跤,竟然是被人撞倒的,撞倒老娘的那个人,是距小杨村十里外凤尾村的一个男人,名叫吴得利。

这张纸就是爹和吴得利签订的赔偿协议,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,对方一次性赔偿给老娘五百块钱,永不得追究,下面签了两个人的名字,还按了手印。

大牛愣了半晌,扔下衣服,跑出屋外把纸条递到老娘面前:“娘,这是咋回事?这是真的吗?”

大牛娘一看这张协议,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,想了想,点头说:“是真的,吴得利是个驾独轮车的,那时候他下坡,刹不住车,就撞到我身上了。大牛呀,娘不是想瞒你,那时你还小,你爹怕你年轻气盛,要去找吴得利惹事,就没跟你说。反正你爹跟吴得利商量过,写了字,这就这样定了!”

大牛猛跺脚:“爹咋这样糊涂!五百块咋就算了啊!娘,你这二十年……五十万他也该赔啊!”

大牛娘擦了擦眼角:“人家也不是故意的,唉,说来说去,谁叫娘这么命苦呢?你爹跟他是熟人,还一块喝过酒,那会儿,他家也确实穷,这些钱,听说还是卖房子换来的!”

“不行!”大牛想起娘这二十年受的苦,还有爹和自己受的累,越想越不平,重重地说,“不能就这么算了,我得找他要赔偿!”

大牛娘慌忙说:“可、可你爹他们早就说好了,白纸黑字,也按了手印,咋能说话不算数呀?”

大牛听不进去,愤愤地说:“娘,你别管了,我一定要讨回个公道!五百块,嘿嘿,他就是阎王爷我也要讨这个债!”

第二天,大牛给娘做好饭,端到手上,不顾老娘咋劝,扭头就出了门。他来到凤尾村,向人打听找到吴得利家,径直闯了进去。吴得利现在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汉了,正在屋里抽水烟,大牛知道他就是吴得利,把协议书往他面前一递,什么话也不说。

吴老汉的目光一触到协议书,不禁全身一震,抬眼惊讶地瞪着大牛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大牛大声说:“我是他儿子大牛!”吴老汉又低头望着那张破损不堪的协议书:“那,这……这……”

大牛问道:“我娘是你撞倒的吧?你承认不承认?”

“我承认,我咋不承认?”吴老汉长叹一声,“我就是死了,也不会赖这件事的!”

“你承认,这就好了!”大牛冷笑道,“我爹当年跟你签订的协议,我不会承认的,我要你再赔偿我娘十万块!”

“十万?”吴老汉愣了一下,苦笑道,“我就是把房子全卖掉,也值不了十万啊!”

大牛气愤地说:“十万很多吗?我娘整整瘫了二十年,你知道吗?二十年呐!”说着,大牛眼里闪着泪光。

吴老汉不住地点头,却又面露难色:“那是,那是,可是……”

这时,外面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:“爹,这是咋回事?”

这小伙子是吴老汉的儿子,名叫二蛋,由于家里穷,也一直没娶上媳妇。二蛋听了半天,听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。年轻人,血气方刚,当即就把脸一沉,挡在吴老汉前面说道:“爹,他儿子来讨债,这件事我也替你做主了!”

回头对大牛道:“白纸落黑字,你爹也按过了手印,你说不算就不算呀?我告诉你,这事在二十年前就完了,你这是敲诈!我们一分钱也不会再赔你的,哼哼,十万块,门都没有!”

大牛一听这话说得难听啊,脸上也立刻变了颜色,两个年轻人一言不合,吵吵嚷嚷地闹了起来。吵了半天,谁也不肯让步,差点还动起手来,最后大牛把协议书往怀里一塞,狠狠道:“我不信,你撞了人,五百块就能把我娘这后半辈子买断,我要上法院告你们,等着吧!”掉头走了。

大牛走后,吴老汉久久沉默不语,一个劲埋头咕嘟咕嘟抽着闷烟。好半晌,他才抬起头对儿子说:“二蛋呀,怎么说也是我撞倒了人家,害了人家这辈子,咱是不是多少再补点?”

二蛋叫道:“咱跟他签了协议,说得多明白啊,永不得追究,这事不是完了吗?咱再补他钱,不是傻瓜呀!再说,咱家哪来的钱补他?有钱,我不会留着给自个娶媳妇呀?”

吴老汉悔恨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,喃喃道:“说是这样说,其实爹心里呀,这二十年都没把这事忘掉……唉,看来这是命中的劫呀!”丢开烟筒,又一个劲唉声叹气起来。

过不了十天,吴老汉在家里接到了法院的开庭通知——大牛果真把他告了。

吴老汉手里捧着通知,瞪了半天,不禁慌了手脚。二蛋却满不在乎,给他打气道:“爹,就放心吧,咱手里不是也有一份协议吗?给法官一看这个就明白了,咱们一定会赢!”

吴老汉仍然忧心忡忡:“可是、可是,说到底,毕竟是我撞了人,是我不对啊!”

等到开庭前一天,吴老汉翻来覆去睡不着,起来小便的时候染了风寒,早上居然起不了床,没办法,只好打发儿子一个人去顶替他。

吴老汉躺在床上,脑子里胡思乱想,没个头绪。忐忑不安地等啊等,没想到才到下午,儿子就回来了。吴老汉一下从床上撑起来:“咋、咋样?”

二蛋一脸喜气洋洋,大声说:“爹,咱赢了!哈哈!”

“啊,真的?”吴老汉半信半疑,“你不承认人是我撞的?”

“我承认是承认了!”二蛋兴奋地嚷道,“可法官说都二十年了,时间过去太长了,他的权利早过期了!法官说,他没有权利再向你要赔偿了!哈哈,这就叫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啊!”

“过期了……”吴老汉喃喃地念叨着,脸上也不知是喜是忧,怔怔地出了半晌神,问儿子:“那,大牛他咋说?”

“咋说?他死不认输呗!”二蛋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巴,“他说这事还没完,嘿嘿,谁怕谁呀?来文的他赢不了,敢来武的,我也不怕他!”说着,用力挥了挥手臂。

吴老汉仰头又是一声长叹……

过了一天,吴老汉的病好了,这天早上,他刚起床,就听见门外有脚步声。打开门一瞧,大牛正站在门口呼呼喘粗气,再看地上,不由吓一跳,大牛娘躺在他家门口,身上盖着一床被子。

吴老汉问:“大牛,你这是……”

大牛大声道:“我娘是你撞残的,你既然不肯赔偿,就得养我娘!我今天把我娘交给你了。记住,我娘在家一天要吃两顿肉,饭要煮烂一点,肉要煮汤。我娘要少一两肉,我跟你没完!”说罢,又俯下身跟老娘说,“娘,你想吃什么,就吩咐他们做,把这二十年受的罪都给补回来!”

二蛋听到说话声,赶紧跑了出来,可大牛已经走了。二蛋看看地上躺着的大牛娘,拉拉爹的袖子:“爹,别理他,他的权利早过期了,咱没这个义务帮他养娘!他这是无理取闹,咱到乡里报案去!”

说着,他就要把门关上。可这回,吴老汉不听他的了,重重地叹道:“你走开!”

上前轻轻抱起了大牛娘,两个老人的目光一接触,嘴唇都是动了动,可谁也没说出话,又迅速地避开了。

吴老汉默不作声地把大牛娘抱到床上,盖好被子,放下蚊帐,立即动手捉了只老母鸡杀。没多大工夫,熬了香喷喷的一锅鸡汤,亲手端到大牛娘床头,然后又坐着,一直看着大牛娘把一碗鸡汤喝完。默默地收拾好碗筷,退了出去,还是谁也不说话。

这么着,吴老汉就把大牛娘收留在了自己家住下。每天想尽办法给大牛娘做好吃的,端茶送水,倒屎倒尿,像服侍自己的亲娘一样,没有一句怨言。

可二蛋看在眼里,心里却恨透了大牛:你官司都输了,凭啥让我们帮你养娘?

有一天,趁着爹出去的机会,二蛋打定主意,把大牛娘往背上一背,拔腿就往外跑。他边走边打听着路,看看再走一段路,就到小杨村了,忽然大牛娘轻轻拍了拍他肩膀:“二蛋呀,你把大娘放下来!”

二蛋一愣:“干啥?”

大牛娘:“你先把大娘放下来吧!”

二蛋只得把她放下,大牛娘半躺在路边的草丛里,冲他挥挥手说:“二蛋,谢谢你送我回来,你回去吧!”

二蛋怔住了,想了想说:“这就快到了,我还是把你送到家吧!”“不用,不用,我在这躺着就行了,你回去吧!”

大牛娘说啥也不肯再让他送了,二蛋一想: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怨不得我。就说:“那好,我回去了!”果真拍拍屁股往回走。

回到家,看见爹坐在屋里,就高兴地说:“爹,我把大牛娘送回去了!”

吴老汉哼了一声,恼怒地骂道:“我就知道是你干的好事!”二蛋愤愤地说:“凭啥让我帮他养娘,他的权利都过期了!”

吴老汉不放心地问:“你见到大牛了吗?他怎么说?”

二蛋摇摇头,把大牛娘半路要下来的事一说,吴老汉怒不可遏,跳起来“啪”地给了他一掌:“你咋这样混蛋!大牛娘走不得,跑不得,你居然把她丢在路边,要是出了啥意外,大牛不找你拼命!”

二蛋一听,细细一想,也不禁吓出一身冷汗,站着发起了愣。吴老汉喝道:“站着干啥,还不带我去找!”

父子俩急急忙忙顺着原路找去,找到大牛娘下来的地方,左看右看不见人,以为是被大牛接回家了,谁知一直找到大牛家,仍然没看见人。

吴老汉焦急地把他们的来意一说,刚说完,大牛就跳了起来:“我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跟你们拼命!”

二蛋不服气地顶了一句:“谁让你把你娘硬放我家的?再说了,是她自己要下来的,出什么事,也是你的不对在先!”

大牛气坏了,挥着拳头就冲上来,二蛋也不示弱,把拳头握得紧紧的。吴老汉一看要打起来,忙插了进去挡在中间,怒喝道:“吵啥,先找到人再说!”

大牛一想也是,暂且收起了拳头。三个人又返回到大牛娘下来的地方,仔细再找了一遍,结果还是没啥发现。

三个人急得团团转,大牛的心顿时悬了起来,急得快要哭出来了,不停地说着:“娘,你在这里下来干什么呢?”突然,他想起了什么,大声说:“我爹的坟就在这附近,我娘……”

说到这,他飞快地跑上路旁的一条小路,只见地上的草刚刚被碾压过一样,上面还有许多草,一把一把的,三步两步就有一把。大牛眼眶一热,娘一定刚刚从这里爬过去,只靠两只手抓着草,一步一步往前挪动身子。

果然,翻过一个山背,就听见前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。他们停下来一听,果然是大牛娘在说话:“……他爹呀,我就快来见你了,我这个人,一辈子拖累你还不够,又拖累了儿子,我真没脸见你呀……”

大牛猛地喊道:“娘!”飞跑了过去,一看娘趴在爹的坟前,两只手已经被草割破了,流了一地的血,一只手里还紧紧抓着一把“羊角纽”(一种有剧毒的植物,过去农村人想轻生,买不起农药,一般就是上山去找这种植物吃)。大牛心里一哆嗦,把娘手里的羊角纽抢过来,远远地扔开:“娘,你这是想干啥啊?”

这时,吴老汉和二蛋也赶来了,看到这个情景,都深深地低下了头。大牛娘看看他们,轻轻说道:“吴大哥,你和大牛他爹是朋友,知道他这个人,从来没说过反悔的话,我不会给他丢脸的,你放心吧,你们写的字我一定认!”

吴老汉顿时老泪纵横,哽咽着应道:“我知道……”

大牛娘伸出一只又是泥又是血的手,在大牛头上摸了摸:“大牛,娘真恨自己,为什么还活着,娘对不起你呀!哪个姑娘进了门,不是让娘给吓走的?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心地好的姑娘不嫌弃娘,只想要两间楼房,可你这些年挣的钱,都花在娘身上了,娘知道你的心思……娘咋还忍心拖累你啊!”

大牛泪如泉涌,紧紧地把娘搂在怀里:“娘啊娘,我不要媳妇了!我也不把你推出去了,吃米吃糠,都在咱们家里,娘啊娘,你别想不开啊!”

说罢,他放声大哭,把老娘背在背上,看也不看吴老汉他们一眼,向山下走了下去。

第二天,吴老汉在家不声不响抽了半天闷烟,忽然把烟筒一丢,拔腿去了邻村找张屠户。两天后,吴老汉把家里的三头牛、两圈猪全卖了,再卖了一块承包林,拿着到手的两万块钱出门而去。

二蛋看见爹的举动,心里猜到了爹要干啥去,追上爹,问:“爹,你干啥去?”

吴老汉说:“给大牛送钱去,让他建两间楼房,娶媳妇!”

二蛋迟疑地看着爹:“他们……过期了,咱们……”

“过期了!”吴老汉重重地叹口气,“可做人的良心是不会过期的呀!二蛋,记住爹这句话!”说完,用力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甩开大步走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